广东潼南商会
潼南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休闲 > 【潼南文学】荷花香里说再见
【潼南文学】荷花香里说再见
来源:本站 点击量: 时间:2016/12/18 21:54:11

为了儿子初中不读住校,叶子从执教15年的村上小学调到了乡镇中学。本着对学生负责的原则,校长给叶子安排了教导主任作为她的指导教师。叶子是个较真要强的女老师,不懂的地方绝不装懂,看到人影子就问,没看到打电话也问,她戏称这叫“不耻上问”。

每次,他总是有问必答,不厌其烦,笑嘻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他眉开眼笑的模样。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可是他笑口常开,不但自己笑,还变着花样让大家伙儿一起笑。同事们戏称他是“校树”(笑树),因为最近流行一部关于“笑花”的电视剧,女的叫花显着美艳,男的叫草有点低下,叫树比较高大上。再说他好歹也是教导主任,在学校里大小也算个官员吧,同事们恭维他是校园里那棵华盖如伞的黄桷树,取“大树底下好乘凉”之意。
    叶子跟着大家一起叫他校树,叫着叫着,没看见他的时候,开始会想他,他来了的时候,会有事没事找他说话。有时,他也会在办公室里找叶子说话,天南地北胡扯。旁人不在乎他付出多少辛劳承受多少委屈,旁人只关注他最后站在什么位置然后羡慕嫉妒恨。可是叶子不同,叶子对他的烦恼感同身受。他和叶子可以说秦皇汉武,也能谈李杜苏辛,大到联合国换秘书长,小至哪位同事换了新款手机,叶子总是安静地听他絮絮叨叨,然后站在历史的高度提出自己的见解。

办公室里一大帮子老师胡扯时,他俩时常斗嘴相互拆台,可是关键时刻,却能相互解围。有一次,一个冒失的年轻男同事开玩笑说,叶子长在大树上,弄得他俩很尴尬。叶子一生气,拿本历史书追着同事打,典型的女汉子风格。叶子老公是个小包工头,十天半月不着家是常态,家里家外都是叶子一个人操持,个性自然强势。但叶子生性淡泊,喜欢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所以才在村上的学校呆得住,为了儿子的学业,才半路出家,被迫做了初中的历史教师。

校树的老婆是儿科主治医生,为了陪伴儿子读高中,调进县城的一个医院了。校树在学校里相当于孤家寡人,有课上课,没事就骑着摩托车回家小聚。


  叶子外表强悍,内心装满小资情调,既不关心物价也不关心工资,看见一朵花开一株草绿都会发一通感慨写几句说说。校树风流倜傥满腹经纶,活像一个欧洲中世纪的骑士。他俩的配偶,都是典型的凡夫俗子。在恰当的时候,他俩错过了彼此;在不适合的环境,做了同事,感受到彼此的孤独和寂寞。

元旦节过后,按照学校惯例,新老师要上一堂公开课。教室里新开了“班班通”,领导要求必须使用多媒体课件。叶子家的电脑有台式、手提和平板的,可是叶子以前在村上小学教书,从来没做过课件,她急得跑到教导处大叫师傅救命。

校树笑:“我又不是唐僧,快别叫师傅!”他看着叶子坐在电脑面前笨手笨脚的样子觉得特可爱。

叶子要给学生讲的是宋朝的词风(豪放派和婉约派),需要插入苏东坡和李清照的词作朗诵音频文件。她手握着鼠标左点也不对,右点也错误,天寒地冻的时节,鼻尖上却出汗了。

校树坐在旁边讲得口干舌燥,叶子根本不懂电脑术语。他一着急,站在叶子身后,抓起鼠标亲自操作。叶子感觉到一股电流从右手传递到心脏------下课铃声响了,叶子舒了一口长气。校树说行了,你拿回家多看几遍,上课应该没问题。
  上班的时候,叶子真快乐啊,那样就可以看见他了。放假的时候,叶子好寂寞啊,没人给她讲笑话了。盼着天明,盼着上班,盼着人多的时候,不论是拆台还是解围,他俩都是快乐的。叶子不知道,会不会像吸食鸦片般上瘾。
    秋风乍起,落叶纷飞,黄桷树徒留下光秃秃的枝干。叶子想,要是黄桷兰就好了,一年四季青枝绿叶。这年寒假落了20年难遇的大雪,黄桷兰的叶片落了满地。开校时,叶子看见满地落叶,心中立刻冰封霜冻:叶子注定是要离开树的,迟早的事!


办公室里,叶子选择沉默;再到了俩人独处时,彼此也无话可说。因为,有些话,他俩彼此心照不宣;有些事,他们克制冲动不做。感情是流水,理智是堤岸。岸边,是两个完整的巢。他俩怕,感情泛滥成灾,覆巢之下无完卵啊:他们明白,会有许多人因此受到伤害。

叶子听说校树要提拔成副校长了,她不想节外生枝,影响他的前程,她明白,校树是个胸怀大志的男人。
  暑假里,校树如愿以偿成为副校长,请了平时关系好的几位同事吃饭。恰好叶子的老公也回家了,酒桌子上,叶子提议去崇龛镇的古泥村看荷花。她给大家背诵了广告词:“走进陈抟故里,香约荷塘悦色,休闲生态养生;畅想美好生活,沐浴自然风光,体验多情古泥。”

周六,阳光灿烂,云淡风轻,几个三口之家,坐进三辆小车,浩浩荡荡,一起去了古泥村。

白莲花亭亭玉立,绿荷叶田田如伞,蜻蜓飞,蝴蝶绕,风里飘荡着莲花荷叶的清香。叶子和校树的老婆谈老公和孩子,校树和叶子的老公说足球和车子。俩孩子拿着手机随意拍照,交流玩游戏的心得和校园趣事。荷花香里说丰年,听取笑声一片!他俩偶尔对视,从彼此的眼神里读出了亲人和孩子。她这片叶子,从来都不是他这棵大树上的。

同事们三三俩俩,徜徉在千亩莲藕基地里。孩子们嚷嚷着要去葡萄园里亲手摘葡萄,叶子的老公招呼大家上车,带头开着奔驰冲向葡萄园。他从来都没有弄明白老婆为何不喜珠宝爱花草,叶子是在感情严重受伤时下嫁给他的,他一直把她当作手心里的宝,可谓是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差供奉在神龛上了。

两百来亩大棚种植的葡萄园里,有好几个品种的葡萄。成熟了的葡萄在阳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彩。叶子老公笑着对老板说:“我们一共五家人,你给每家摘个十来斤,我请客!”同事们开玩笑:“打土豪,分田地呀!”土豪憨笑:“只要叶子开心就好!叶子平时多亏你们帮助,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大家,吃点葡萄小意思,大家带点回去送亲友也可以啊!”

老板豪爽地说:“大家随便吃,不收钱,等会儿只收带走的葡萄的钱,十块钱一斤,你们自己选喜欢的摘吧!”他吩咐工作人员给大家分发剪刀和竹篮。

叶子弯腰剪葡萄,心不在焉,剪刀戳到手指头了,不由自主“哎哟”一声叫唤。副校长恰好也走到这个大棚里来剪葡萄,抓起叶子的左手说:“我看看,怎么不小心!”叶子挣脱手,涨红了脸说:“你疯了!”副校长说:“听说下学期你儿子上高中,你就调到城里教幼儿园去了。”叶子答非所问:“恭喜你荣升副校长,再过几年,就去副成正啦!”清风徐来,葡萄叶子哗啦哗啦响。

大家在“荷香水榭”农家乐吃午饭,荷叶粑莲子汤,糖醋藕小龙虾,老腊肉鲜泥鳅------都是古泥村的土特产。

饭桌上,叶子不会开车,替老公喝酒。土豪说喝点啤酒莫得事。叶子眼睛一瞪,嗔怒道:“你有胆子酒驾我和幺儿还没胆子坐!”土豪笑笑,自我解嘲:“我老婆对我,就像管学生一样!”副校长老婆会开车,他选择喝酒。啤酒虽说度数低,到底也不是饮料。几杯下肚,叶子脸上红霞飞。同事们戏称:“上演贵妃醉酒啦!”


校树明白叶子为什么喝酒,他提着瓶子端着杯子找喝酒的同事拼搏,有意无意避开叶子。叶子拦住副校长,非要和他喝3杯。校长夫人笑道:“亲,给个理由!”

叶子倒了第一杯,郑重其事地说:“校长对我有半师之谊,感谢您三年来在教学上对我的指导,我先干为敬!”众同事齐说该喝。叶子倒了第二杯酒,笑道:“下学期我要走了,算是和师傅道个别吧!”校树一饮而尽。叶子倒了第三杯酒,犹豫了一下说:“建筑行业不景气,我老公准备在古泥村投资兴办一个荷叶茶加工厂,到时请校长大人照顾一下生意哦,三八节买点荷叶茶给女老师美容养颜,让男老师们带回家送给老婆献殷勤!”掌声响起来,校长喝急了,呛住了,主治医生赶忙给他递纸巾。

有一种喜欢叫相忘于江湖,不需要曾经拥有,也不需要天长地久。荷花香里,大家坐上车,挥手说着再见。醉眼朦胧里,叶子望着主治医生开着大众轿车渐行渐远,她寻思:“多年以后,相逢一笑,树还会记得叶子曾经的喜欢吗?”

【作者介绍】

       邓凤兰:笔名(好梦留人)(1975年——)重庆潼南区玉溪镇人,现居潼南区玉溪镇,语文教师,网络作家,现任《涪江文学》微信公众平台编辑。在《潼南文艺》、《潼南教育》、《潼南报》《现代公民报》等发表过散文多篇。在《潼南论坛》发表网络小说20余万字(继续更新中)。

上一篇:◆【潼南大佛寺赋】◎杜洪明
下一篇:没有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