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潼南商会
商会会长
当前位置:首页 > 商会成员 > 王树
王树
商会会长

关于会长——王树

联昊通速递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重庆潼南县人

1975年生于重庆潼南   

1996年参加工作,任顺丰快递业务员;

1997年任某物流公司管理;

1998年承包中通快递虎门分公司业务,任分公司负责人;

1999年创立联昊通速递有限公司,任董事长至今;

200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2006年至今,加入东莞快递行业协会,历任理事、副会长;

2014年,获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2015年至今,加入广东重庆潼南商会,担任会长。

除此以外,王会长还是潼南仁豪家饰界……等多家企业的老总。


企业简介

联昊通速递有限公司创建于1999年11月,是一家主营广东省传统快递业务的公司。自公司成立以来,一直秉承“超越自我-创速递银行,塑行业标榜”的企业愿景,并以“天道酬勤,诚信兴业”的经营理念,努力使公司朝向“和谐、稳健、发展、共赢”的局面前行。

目前,公司已拥有员工5000多人,服务网点200余个,下设5个分拨处理中心,运营车辆1000多辆。为了进一步达成企业愿景,公司2011年与浦发银行成功牵手,推出“浦发直退”项目。2013年6月,公司在广东虎门、南沙购置土地,投资建设总部行政办公大楼及大型分拨中心。2014年与中国农业银行成功牵手,推出“农业银行直退”项目。

公司多次荣获“中国国内快递最具竞争力20强企业”和“快递服务标准达标企业”等荣誉称号,先后被评为“广东省深圳大运会邮政服务与邮路安保工作先进集体”、“邮政行业统计工作先进单位”,当选为广东快递协会副会长单位。

· 经历·     

王会长一直坚定不做全国网,不做B2C,也不做“宅配”,
       安守于广东市场,专注B2B企业客户的快递服务与代收货款,这就是联昊通董事长王树坚持了16年的“打法”。“小”公司大梦想,王树的理想是,要打造一家企业专属的“速递银行”,为客户提供安全可靠的服务。
      今年,王树年满40。古曰“四十不惑”,这位被业内喻为“华南虎”的民营快递“掌门人”说,在2015年之前他只会专注于一件事—与团队共同努力,争取早日冲破“迷雾”,让“速递银行”这个梦想照进现实。
初衷:不再为“钱”而发愁
      王树的快递生涯开始于1996年—顺丰东莞分公司的一名再普通不过的业务员,每天骑着自行车穿梭于东莞的大街小巷,负责某一片区域的收寄派送工作。一年后,王树辞职,丰富的一线经验和灵活的经济头脑使他获得了另一家香港快递企业的管理职位。在这家公司做了一年多的区部经理后,王树又果断离职。这次他没有“跳槽”,而是选择“自立门户”—1999年底,创建联昊通。
      从“业务员”转身为“小老板”。王树“速递银行”梦想的种子就在这几年的磨砺中悄然埋下。
   “既然你们能帮我们把东西送到客户的公司里,我们在客户那边正好还有些加工费要收,你们能不能顺带着帮忙收回来?”—王树回忆当初的创业历程时说,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为了满足客户偶然间提出的这样一个附加需求,本想立足于快递业务的联昊通“误打误撞”地开启了代收货款业务。从2000年第一笔代收货款业务,到2005年前后初具规模,王树坦言,因为不收取任何附加费用,代收货款这项增值服务确实为联昊通带来了不少客户,甚至可以说成就了联昊通。
      随着业务量的逐渐增加,王树越来越感到一种“甜蜜的忧愁”—代收货款额度越来越大,如何确保其安全?“那时每天代收货款量已经做到了几百万元,但结算方式却非常原始和落后,就是各分公司和网点的负责人背着这些现金,集中在一个屋子,甚至院子里,面对面结算和交接。”王树在描述这些场景时,仍然会感到一阵阵“后怕”,“如果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除此之外,每天奔波在大街小巷的业务员也让王树有些“寝食难安”:“做业务员很辛苦,做代收货款的业务员更加辛苦。除了按时派送快件,对他们来说,身上携带的货款更像是一块滚烫的木炭。遇到大的客户,身上携带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现金也很正常。业务员心理上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假如收到假钞怎么办?遇到抢劫怎么办?出现交通意外怎么办……”       
       代收货款给联昊通带来业务,也带来了风险。如何规避这些“风险”便成了王树的“心头病”。如何让业务员免受“担惊受怕”之扰?怎么样才能不再为“钱多”而发愁?王树的答案就是“速递银行”,即将货币电子化,所有的货款都以电子货币的形式流通和周转。
    “作为企业负责人,不但要对客户货款的安全负责,更要对业务员的人身安全负责。”王树这样解释自己致力于打造“速递银行”的初衷。
试水:牵手银行走出第一步
       2015年,联昊通全年的营业额大概有4.5亿元,但代收货款的额度却达到了60多亿元。“现在,联昊通日均业务量最高为10万件,其中代收货款快件量的占比已经超过60%,且还在逐渐增大。即便是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仍然保持20%-30%的增长速度。”王树说,基于这种现状和趋势,联昊通必须改变。
       与浦发银行与农业银行合作,被王树看做实现“速递银行”梦想的第一步。2014年,联昊通携手浦发银行共同开发了一种特别订制的“联名卡”;;2015年,联昊通与农业银行喜结联姻,共同开发“联名卡”。联昊通所有持有“联名卡”的客户除了可以享受到普通银行卡的专属服务外,还独享其他多种服务—全国跨行ATM机取款免费、代收货款直退、免费货款短信提醒、VIP专有查询通道、POS机刷卡免费和代为统一结算等。

化解“风险”最直接而有效的办法就是将“风险”转移,“与银行的合作就是这样一种思路”。王树表示,联昊通有货款优势,大量的资金对于银行来说就是“业务”,而银行所拥有的“专业、安全、完善的系统和硬件设备”,恰恰是联昊通的“短板”。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一拍即合”:浦发银行除了承担制作、提供“联名卡”的费用和专属服务外,还免费为联昊通的业务员配备移动POS机。联昊通需要做的就是向客户“推销”这种“联名卡”,同时鼓励业务员和客户通过POS机刷卡付款和结算。
    “这种POS机不同于一般的银联POS机,而是结合快递生产特点特制的,集扫描、签收、录单等多功能于一体。”提到此次合作的细节,王树颇感欣慰,“此举不仅大大方便了业务员,也在最大程度上将现金转换为电子货币,规避了很多潜在的风险。同时,更为直接的好处就是降低了我们自购POS机或者手持终端的成本。”
    “联昊通能发展到今天,除了管理之外,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在此之前,联昊通可以说是一直被市场推着往前走。但这次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王树话语一顿,强调说,“创‘速递银行’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再也不能再被客户推着走,而是要主动向前引导客户。只有先行一步,才能占得先机,也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合作虽未满一年,但“联名卡”的发行量已经达到了8000多张,移动POS机也配备了500多台,从客户和业务员的实际反馈情况来看,总体的效果还比较满意。王树说,接下来他最关心、也最是紧要的目标就是推动POS机的普及应用:“虽然已经配备了500多台,但联昊通全网有3500多名业务员,距离理想中的人手一台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压力很大。”
成败:机遇终归多于挑战
       第一步迈出之后,对于接下来的路,王树明白并非坦途,但他坚信:机遇终归多于挑战。
       王树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如何在“还有3000台POS机缺口”的情况下,确保货款安全。对此,王树并不担心,联昊通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管理经验足以支撑其完成这次“技术蜕变”。让王树“倍感头疼”的是客户对电子货币的认可和接受程度:    “我们的客户很多属于小微企业,他们本身对现金有着很大的需求。如果采用电子货币结算,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其在现金流需求方面的压力。所以这类客户更倾向于现金的结算和返款方式,因为他们确实需要这些资金来及时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
       对此,王树表示,目前较为妥善的应对之策就是推行“通过POS机刷卡支付、网银、现金”等多种结算和返款方式。“待联昊通规模扩大,具备一定的实力之后,我希望联昊通除了代收货款之外,更能成为一个‘民间资本银行’,只要是联昊通的客户,凭借订制的专属银行卡,都可以享受多种优惠的金融服务。如此,就可以帮助众多小微企业客户免于资金不足之困。”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挑战”与经济持续低迷息息相关,尤其是对专注于B2B企业客户的快递企业来讲,由于制造业等的不景气,受影响最大。王树清醒地看到,近两年广东全省B2B客户业务量总体上在下降,但联昊通依然保持着20%以上的增幅。市场从哪里来的?“从竞争对手中来!”王树一语点破。
      王树分析,目前广东省内有20多家区域型网络快递企业在从事着跟联昊通一样的业务,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据我们了解,在这20多家公司中,至少有一半由于经营不善等种种原因处于亏损状态。20多家不可能长期并存,未来这块市场必然要加速整合和洗牌,联昊通的机遇就在于此。”因此,王树大胆预言:同类经营不善的快递企业的“出局”就是联昊通未来发展中的“机遇”和“市场”。
  “把握机会的难度很大,但我会竭尽全力。”王树说。



对话王树:也曾试过“走出去”
      从业务员到老板,从快递业务到代收货款,再从代收货款到速递银行,将近不惑之年的王树坚持偏安一隅,在广东经营联昊通16年。期间,难道他真的没想过“走向全国”吗?面对人见人爱的“电商蛋糕”,他真的就不曾动心吗?

Q:为什么只做广东一隅?有没有想过“走出去”?
A:目前来讲,深耕广东市场是我们制定的发展战略,一方面避开“四通一达”等快       递同行的锋芒,另一方面发挥自己的区域优势、稳固市场。起码到2015年之前,联昊通都会将目光放在广东省内。
      而说到“走出去”,其实早在2005年的时候,联昊通也曾跟上海的一家本土快递企业合作,谋求进入华东,进而布局全国网络。但很可惜,由于合作对象的原因,最终导致失利。在此之后,联昊通又尝试了一次,也是由于种种原因而未能如愿。两次“尝试”的经历,让我们对华东的市场环境、企业文化等有了深刻的体会,之后就没有“走出去”的想法,而是安下心来做精做细广东市场。有些事情你必须承认,一旦错过了那个时机,就很难再有同样的机会了。

Q:为什么只做B2B?有没有想过涉足B2C?
A:这恐怕跟广东省的经济环境和发展特点密切相关。在广东,有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彼此之间的货物流通也十分普遍,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市场,很多从华南成长起来的快递企业都是立足于服务B2B而发展的。联昊通就是其中之一。
对于B2C,我们承认,在它的带动下很多快递企业的业务突飞猛进,但同时也应该保持清醒,做B2C需要强大、密集的网络来支撑,这与联昊通不匹配;同时,联昊通客户体系(接近98%都是“B”类客户)的局限性也促使我们不会轻易涉足B2C。

Q:经营企业的这些年里,有没有感到遗憾或者后悔的事情?
A:代收货款业务想要长远发展、规范经营,将来必然会收取一定的手续费(服务费),这是趋势。但现在却很难实现,原因就是从一开始就对代收货款的客户免收手续费。等消费习惯养成了,再想扭转比登天还难。其实如果从一开始就收取一定手续费,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对于现在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客户的消费习惯是需要引导的,需要甲方足够的强势。一方面客户有需求,另一方面企业能满足这种需求,但满足这种需求时需要客户付出什么,就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广东的快递企业在刚开始博弈的时候没能把握机会,所以才导致现在这种较为被动的尴尬局面。这就是让我们感到非常遗憾的地方。   

上一篇:没有啦!
下一篇:没有啦!
返回列表